筆趣閣 > 愿你有歲月可回首 > 第四十一章 錦言不悅

第四十一章 錦言不悅


  一路上潘城沒有再嬉皮笑臉,只是默默地開車,車里放著好聽說的音樂,是情歌王子的歌。蘇媚有些犯困,她想起潘城接起電話,阿城在電話那頭說零時有事不能回來的聲音。然后等他們吃完,阿城的姑媽就來了,還有其他的人,他們開始收拾桌子和燒烤剩下的食材。而蘇媚,被潘城帶著去田間小徑漫步。

  直到雨滴飄落,他們才回到別墅,跟阿城姑媽道別,然后坐進車里離去。潘城什么話都沒有說,也沒有問,蘇媚卻因為早上起太早,午后有些懶散。加上車窗外細雨綿綿,聽著音樂的蘇媚,竟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  睡夢中,好像有人輕撫她的臉頰,微暖的指腹順著額前的發絲滑下。蘇媚醒來的時候,身上蓋了潘城的襯衣外套,轉身看他,發現他穿著短袖。蘇媚眉頭一皺,有些不解。自己睡的有這么死嗎?一點感覺沒有。

  “四點了。”看了下手機,應該快到a  城收費站了。自己真的是能吃能睡,一個多小時睡下來,感覺精神不少。

  蘇媚抱歉得看著潘城,這家伙精神倒是不錯,雨天開這么久車,真是不容易。

  “今天謝謝你捧場啊!”潘城笑著說,又恢復往常模樣。說實話,這家伙如果性格沉穩一些,書卷氣重一些,還是蠻合蘇媚心意的。可惜呀,是吊兒郎當,又陽光帥氣的富家公子,不合蘇媚的審美。倒是自己身邊的小陳老師這類小女生比較喜歡這樣的男生。

  做媒人這種事情,蘇媚也沒多少把握,只能看緣分嘍。

  “客氣什么,我看你那朋友也不像是做旅游的。”蘇媚下車前說了一句,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

  潘城心里有點小小的尷尬,表面上還是若無其事。很貼心地提醒:“你確定這里下車嗎?”

  “就是這里。”蘇媚下車,腳步輕盈地往左邊街道走,回頭朝潘城揮揮手。笑容燦爛耀眼。錦言住的公寓在街道左邊再過去一個區域,中間隔了一個住宅區。蘇媚慢悠悠地晃到最近的一家超市,看時間還早,就在超市逛了起來。買了一些水果和飲料,也不知道錦言家里缺什么,又覺得買太多顯得自己那什么。

  于是給錦言打了電話,有沒有需要她買的東西?

  “你什么都不用買,人來就好。”錦言說話有些快,因為電話響了好久才被接通。

  “你在忙嗎?”蘇媚不確定地問。

  “鍋里還有菜在煮,我先掛了。你盡快過來。”

  “好,馬上來。”蘇媚拎著一袋東西,腳步有些飄,他們現在這樣子,真的很奇葩耶。明明可以住一起,還非得分開,然后又時不時地約會,有點意思,也挺奇葩。

  一進屋,蘇媚就聞到飯香,錦言的廚藝確實比蘇媚好太多了,主要是他做事情一向認真仔細。蘇媚大部分都是看心情,隨意就好。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有時候就是這么悄無聲息地拉開的。你只花功夫在一件事情上,人家可能花很多時間在不同的事情上,最主要是效率高。不得不說,蘇媚的個性是散漫的,她對自己的要求并不會很嚴格。即使是做飯這件事,她也沒有錦言那么考究細致。

  “錦言,你說你做飯都這么好吃,你還有什么事是你不會做的?”蘇媚半真半假地問,看著一桌子的菜,食指大動。有水煮魚,蒜香小龍蝦,炒青菜,番茄蛋湯,鹵牛肉切片,洋蔥魷魚圈,還有蘇媚帶來的果汁和剛切好的一盤水果沙拉。

  “不會……”錦言假裝思考的樣子,停頓了好一會,就是沒說下去。

  “不會什么?”蘇媚有些好奇,她倒不是說錦言真的什么都會,人無完人嘛。也就是隨口一問,但是看錦言高深莫測的樣,還是被好奇心驅使,忍不住問起來。

  “吃飯啦,趁熱吃。”錦言笑而不語,他心里的那句話,差點脫口而出。不會離開你呀,傻瓜,會一直陪著你。但是他還是沒有沖動地說出口,他不確定是不是真的一輩子能做到不離開。他的父母曾經也那么相愛,他們彼此深愛,或許也和很多年輕的情侶一樣,說過海誓山盟的承諾。但是呢?結果還是分開,不離開你,有多少人能做到?錦言沒有辦法確定,哪怕他們永遠在一起,那總有一天,死亡也還是會讓彼此分離。他做不到承諾,也沒辦法承諾。只能把這一刻莫名的心緒收藏。

  “嗯,你也多吃些,辛苦白大廚。”蘇媚夾了塊牛肉給錦言,說完白大廚三個字,自己倒是忍不住笑出聲。腦子里浮現錦言穿著白色廚師服,戴著高高廚師帽的樣子,想想就很滑稽搞笑。完全不符合氣質嘛,嘿嘿。

  “好……”錦言優雅的夾起牛肉吃起來,看她一個人傻笑,也不覺奇怪。

  飯后,蘇媚主動收拾桌子,洗碗。洗了沒幾個,就有電話打進來。因為手上有泡泡,手機鈴聲又非常有耐心地響個不停,只好喊錦言幫忙。

  蘇媚這邊趕緊沖洗干凈手,又示意錦言幫忙接起來,免得一直響。

  “蘇媚,你到家了嗎?”潘城的聲音,他飯后覺得蘇媚下車的位置不對,就想去她小區找他。說到底還是不放心她跟錦言在一塊,不確定他們什么情況。

  “還沒,你吃飯了吧?”蘇媚本來想說在錦言家忙著呢,看看錦言在旁邊,又換了話題。洗碗是小事,好歹要先確定人家找自己是不是有事情。

  “吃了,你吃了吧?”潘城聽聽蘇媚語氣正常,也不知道怎么繼續,自己剛才本來就是沖動行事。

  “吃了,我正在洗碗,不方便多講哈。”蘇媚聽這家伙聲音,也不像是有事情的人,就不啰嗦了。

  “好,那我掛了,你忙你的。”潘城悶悶的說,心里懊悔自己的不理性。但是,多少心里放心多了。男人的直覺,有時候也是蠻準的。

  “你同學?”錦言接過蘇媚遞過來的手機,放到旁邊的櫥柜臺上。

  “是潘城,我還以為有什么要緊事呢。”蘇媚繼續洗碗,她腦子里想著洗好碗要趕緊回家,把周一的教案再捋捋?還是錦言會有別的安排?

  “你們今天去他朋友那里,好玩嗎?”錦言語氣有些淡,他不認為這個潘城是純粹同學友誼。男人對于自己的專屬領域是非常敏感的,何況是感情方面的事情,原始的占有欲還是暗戳戳地跑出來。即使是平常冷靜沉穩如錦言,也一樣逃不開“吃醋”兩個字。

  “還行吧,就吃燒烤。我看他們這個民宿也沒什么生意的,開業當天,居然就我和潘城兩個客人。”蘇媚邊洗邊說,她事后想起來確實是這樣。然后感覺有些無語,看那個阿城,確實不像是做旅游的,現在這年頭,改行創業確實是不容易。心里倒是慶幸自己去給人家加了點人氣。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49/49892/65077540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