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愿你有歲月可回首 > 第七十八章 陪錦言去看外婆

第七十八章 陪錦言去看外婆


  秋賜的事情,蘇媚跟錦言也大概談了一下,最后蘇樂也跟秋賜說了具體情況要怎么做。秋賜也不是沒有腦子的,只是跟他媽關系有些僵,但是他還是堅持不分手的。那只能兩個人自己打拼了,至少要養活自己吧。

  周五晚上錦言說帶蘇媚去錦言外婆家吃飯,開了兩個小時車程。錦言媽媽是獨身女,但是城里的老太太和老爺爺,退休生活還是蠻愜意的。錦言也常去看望她們。

  蘇媚一走進院子,就被那些花花草草迷住了。看著兩層樓的老房子,外立面還算整潔。院子里都是盆栽和花草,想不到錦言外婆還有這樣的閑情逸致,真是讓蘇媚欽服。其實蘇媚不是第一次來這里,只是上一次是很多年前了,她印象已經有些模糊,當時就坐了一下就走了。這次不一樣,她們是來吃飯的,所以會觀察得仔細一些。

  當年錦言媽媽跟錦言外婆恢復來往,也經常帶錦言來玩的。錦言對這里自然很有記憶,而且他的房間也一直留著,蘇媚發現錦言小時候照片也有,不免覺得有些好玩。

  “你以前經常來你外婆家嗎?”站在二樓陽臺看向一樓滿院子花草,蘇媚有些好奇。她好像對錦言的很多事情,知道的并不清晰,她也不太會去問,他也不會刻意提起。

  “嗯,我媽會帶我在這里過暑假,或者過年那段時間會來這邊。”錦言倒覺得很平常,大部分孩子都是這樣,去外公外婆家玩,都是寒暑假的時間。只不過,他的爺爺奶奶那邊,他基本上沒有怎么去過而已。這樣算起來,他還是跟外公外婆比較親近熟悉,爺爺奶奶只是照片上,和東方爸爸口中提到的人而已。

  “我好喜歡這滿院子的花草。”蘇媚由衷地說。在大城市里,馬路上,公園里,隨處可見的花草比比皆是,在自己屋里種花草的,也只是一些盆栽。能有滿院子花草,真心是不可多得的。蘇媚不免有些看癡了。

  “外公外婆平常也沒什么愛好,就種著花草,侍弄侍弄。”其實以前這個院子是不種花草的,后面是錦言提議,兩個老人家覺得這樣蠻好,才開始種的。后面是越種越喜歡,越來越有成就感,花草也變得越來越多,品種也慢慢多起來。平常錦言也會幫忙種植,他跟蘇媚一起久了,也很喜歡這樣自然的風景。

  “這倒是挺好的,以后我老了也要這樣。”蘇媚脫口而出,自然而然地說著。她哪里知道,自己上一次來沒有看到花草,不是自己忘記了,而是那時候真的還沒有這些植物。

  錦言也不回答,輕輕敲了一下蘇媚的額頭。蘇媚反射性地的撫摸額頭,嘴里不依地說道:“痛耶!”其實根本就沒有感覺好嗎?人就是奇怪,條件反射性地去做動作和說出符合場景的話。錦言笑笑不語。

  “我們去幫忙做飯吧,外婆這么大年紀了。”蘇媚反應過來,表現得像個乖巧懂事的外孫媳婦。這讓錦言大為受用,孺子可教也。

  “嗯,我們下去吧,外公也快回來了。”錦言外公平常會去公園唱兩嗓子,反正早上,下午都會去一下,城市里的老年人生活大多都是悠閑自在。

  這和農村里有所不同。蘇媚的爺爺奶奶,還是每天去海邊趕海,山上地里種菜,外婆還會養著雞和鴨。她們還要織漁網增加一些收入。

  蘇媚幫忙做了兩個菜,還蠻有模有樣的,這讓兩個老人很喜歡,覺得孩子乖巧懂事,又會做家事,還勤快。飯后蘇媚也幫忙洗碗,最后當然是錦言一起洗的。錦言外公外婆看他們小兩口這么恩恩愛愛的樣子,心里是非常開心的。也不阻攔,就由著她們去洗碗掃地,幫忙打掃客廳和廚房。

  幫忙做完家務的兩人,不約而同走向院子。午后的斜陽映射著院子的某一處角落,看起來昏暗又明亮。一抹夕陽的紅,印在院子里老人的身上。錦言的外婆正在修修剪剪花草,顯得從容不迫。而錦言的外公則在一樓屋檐下,坐在一旁的搖搖椅上看書,悠閑自得。

  “你外公外婆真是好生悠然,我盡然有些向往。”蘇媚不由得感慨。老年人的生活通常是老邁無力的,可是在這里,蘇媚看到了硬朗明智。兩個相伴一生的伴侶,看似一體,又各自有自己的空間,互相依靠又互不干擾。這樣的相處和老年生活,未嘗不是一種正向的榜樣力量。

  “你們兩個這么快打掃好啦!”錦言外婆和藹可親地說,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太多印記。同時也讓她變得柔和平靜,不再那么不通情理。

  當年白媽媽會被迫離開,多少跟錦言外婆的專制有關,那時候的外婆是說一不二的。大戶人家出來的女子,雖然素養極高,但是也很獨斷,她不同意的事,看不順眼的人,不滿意的婚事,就是要反對到底。某種程度而言,年輕時候的白媽媽跟錦言外婆也有些相似之處。都是天之驕女,有獨立的思想,自身條件又好,不免有些自我,凡事不太聽得進別人的意見。母女才會鬧的那么厲害,誰也不肯低頭。好在,親情總是抵擋不住思念。

  現在的錦言外婆,確實怎么看也看不出來是那個專制霸道的母親,更多的是一個慈祥的老太太。她看著錦言是滿眼的慈愛,對于蘇媚也是愛屋及烏得和藹。看得出來,外婆是一個條理很清晰的人,家里頭里里外外都擺放整齊,井井有條。聽說,錦言外婆的書法水平一流,早幾年還經常被邀請去參加書法的評選活動。

  “是,外婆,打掃好了。”蘇媚客氣的說,她確實有些小家子氣,略微拘謹。吃飯的時候也是非常的恪守成規,不卑不亢,但是也很呆板。慢熱的性子,在這種特殊的場合,她就特別的放不開,說的做的都特別小心翼翼。

  “外婆,我們要回去了。”錦言自然知道蘇媚那點膽量,覺得還是差不多就回去比較好。雖然是一個城市,但是是不同區,開車也是有點路的。太晚回去也不太方便。

  “哎呀,住一晚,不要回去了,難得帶小媚來。”外婆小小激動地說,她就盼著年輕人來看她們。

  “我們明天還有事情,就不留宿了。”錦言大大方方地說,他看蘇媚這樣子,再住一晚,還不得失眠才怪。大部分人看到他外公確實有些發怵,不是說他外公兇,而是那份渾然天成的威嚴氣勢。當年東方爸爸估計也是被嚇到了,后面才會不得兩位老人待見,不然不至于讓白媽媽離家出走。

  不過,現在嘛,她們也沒有那么難相處,只是蘇媚自己膽子小,又是小輩,這還沒名分呢,心里自然就有些不安。

  “那就回去吧,天色不早了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錦言外公放下書,扶了下老花鏡,他沒有留他們,只是提醒道。

  “好的外公。”錦言溫和又難得俏皮地說著。

  “外公外婆,再見!”蘇媚也禮貌地道別。兩個人踏著夕陽的余暉,攜手而去。以后還有機會,一定再來看看兩位老人,雖然自己真的很膽小謹慎,心里還是很溫暖的。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49/49892/63917837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