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愿你有歲月可回首 > 第九十一章 愛太深

第九十一章 愛太深


  錦言的未來藍圖,是和蘇媚一樣,做老師,教書育人,為社會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像蘇媚一樣,簡單純粹,過最平淡的生活。也許,錦言只想和蘇媚一起看日出日落,看云卷云舒,哪怕只是靜靜地一起走在江邊吹著清風,也是一種幸福吧。

  在錦言跟羅靳,喬恩他們談了自己的心意后,打擊最大的就是喬恩了。她可以接受他不愛自己,也可以接受他們只能做一輩子的朋友,也能接受他愛一個很普通的女孩,卻無法接受,他放棄他們一手創建的公司。錦言沒有言明自己的未來走向,他只是想在明年之前,把公司陸續交接到伙伴手上,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也是一個很不舍得的過程。但是,人生就是如此,有得必有失,他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。

  錢財名利如浮云,他只想在有限得經濟基礎上,過好自己的小日子,陪著自己深愛的人,不離不棄,相伴一生。

  喬恩無法接受,她難過得無法呼吸,她有多久沒有哭過了?十三歲以后的她,早已經強大到不需要眼淚了,可是,那種即將徹底失去的感覺,那種無法掌控的感覺,讓她險些奔潰。

  “為什么?我已經卑微到只愿作為事業伙伴陪著你,難道,這樣也不可以嗎?”夜色朦朧,大街上靜悄悄地,只有少數的車輛開過。喬恩坐在車里,看著家的方向,別墅里燈光明亮,這里是市區為數不多的別墅區。縱然如此,她也感受不到快樂。在父母面前一向優秀的她,哪怕此時此刻,也保持著優秀得狀態,她努力平復情緒,讓她看起來不那么疲憊。

  “喬恩,你回來啦?吃過晚飯沒有?”喬恩媽媽關心得問,自己這個女兒太好強,自己還是挺擔心的。喬恩盡管也心疼女兒,還是以威嚴的口吻說著:“她又不是小孩子了,吃飯還要你問嗎?”

  “喬恩,你早點上樓休息吧。”喬恩爸爸原本也很疼愛女兒,捧在手心里的寶,可是獨身女的喬恩,卻從小很懂事,各方面表現得很優異。這讓喬爸爸好像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,不知不覺中,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兒身上。喬恩也不負所望,確實很優秀,喬爸爸喬媽媽也引以為傲。久了,大家就都把喬恩當男孩一樣培養,而忘了,她也會有脆弱的時候,也會有需要人疼愛的時候,或許,連她自己也忘了吧。

  面對羅靳的赤子之心,她也不為所動,面對錦言,她也只能隱忍。一個人,藏的久了,連自己也會忘了真心,也會忽略自己的真實心意吧。

  農歷十一月很快就到了,蘇爸爸的船也出了點事情。海上浪太大,收成也每次不穩定。往年也是常有的事情,但是今年卻不是這些問題,而且有個工人在作業的事情受了傷,情況很危急。好在沒有生命危險,但是也是花了不少錢,按人道主義和常理來說,都是要給一些賠償金的。碰上這種事情,大家只能自認倒霉,為了后面能順利出海作業,賠償金也不能少。蘇媽媽跟蘇媚打電話的時候,語氣里透著哭腔,這一賠償,家里是徹底沒錢了。這幾年蘇爸爸身體不好,船也慢慢退出來了,只留這么一艘,原想趁還干得動,再開幾年,存點老本,將來老兩口有個養老的錢,不用拖累女兒。

  早幾年看著是好,蘇爸爸手下好幾艘船,但是成本太高,基本上都是借錢來做的,都是要本錢投入的。壓力也很大,也就賺些錢供兩個孩子讀書,鎮上的房子蓋的高一些,外立面翻個新,室內裝修的好一些。其他的,也沒攢下什么錢。蘇樂結婚的時候,蘇媽媽還給了她五萬塊,說是嫁妝,將來總歸還得女婿養老的,這個錢也是明著拿給蘇樂,就是怕女婿家虧待蘇樂。

  現在這事情一出,賠償金要三十八萬,讓蘇媽媽蘇爸爸去哪里籌錢?急得蘇媽媽唉聲嘆氣。今年收獲的錢,也得最后結賬,這一下要拿出這么大筆錢,確實難。蘇樂那邊,蘇媽媽不好意思開口,人家剛新婚,當初那五萬塊是當著男方面給的,如今說要拿回來急用,也確實說不出口。

  蘇媽媽只得找蘇媚大姨和舅舅借,周轉了十萬塊錢應急。家里也還有五萬塊存款,是準備給蘇媚結婚的嫁妝,只能先拿出來。還差了二十三萬,跟蘇爸爸這邊親戚借了八萬,還差十五萬。只好讓合作的漁廠這邊先支付十萬,人家也還好,知道情況特殊,讓蘇爸爸先支出了。然后對方的醫藥費,扣除保險,還要兩萬塊,蘇媚把自己的錢都拿出去了。還差五萬,蘇媽媽腆著臉去跟鄰居借,好在,大家都知道情況,也肯幫忙,工人那邊也協商好了,這事算是過去了。

  只是這一下子,家里負債,讓蘇媚也有些憂心忡忡。蘇爸爸因為這個突發事件搞得也心態不好,后面再出海,都沒有什么收成,心情越加不好。蘇媽媽也是愁的很,她雖然平常也辛苦,但是沒有欠債的日子,心里頭是寬心的。如今欠了債,吃飯睡覺都不安穩。加上都是應急的錢,哪怕親戚,也不能長時間不還。

  蘇媚也第一次體驗到錢的重要性,苦惱自己的無能為力,又心疼父母辛苦了大半輩子,還要受這份苦。因為怕影響蘇樂,大家都沒有跟她說錢的事情,只說家里的錢夠應付。蘇樂當然也不是不懂事,給了蘇媽媽三萬塊錢,這讓蘇媽媽心里像得了及時雨。

  蘇媽媽自己算算,等到年底結賬,扣除支的十萬漁款,蘇爸爸也只拿了八萬塊錢。這一年的辛苦錢,最后也只能拿出去還欠款。

  有句話叫人倒霉起來,喝水都會塞牙縫,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。蘇爸爸的船機器在最后幾番出海,也出了故障,修理又花錢又費時間,早早結賬回了夢城港口停靠。所以,這運氣不好的最后兩個月,算是度過了。欠的十幾萬外債,也加重了蘇媽媽蘇爸爸的心思。蘇媚苦于自己沒有才干,心情也不好。

  白爸爸白媽媽知道,也好心拿出錢要借給蘇家,被蘇爸爸拒絕了。畢竟女兒還沒過門,倘若現在借錢,怕是以后女兒的婚事有阻礙,他這點道理還是懂的。蘇媽媽一開始當然是想借,最后也覺得不妥,就作罷了。

  錦言剛開始還不知道,直到白媽媽提起才知道。他心里想不通,蘇媚為什么沒有告訴自己?盡管他的錢也不多,可是幾十萬塊錢還是有的,他不明白,自己真的那么不值得她信賴嗎?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49/49892/63662678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