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愿你有歲月可回首 > 第十章 嶄新的生活

第十章 嶄新的生活


  白媽媽怕兩個孩子遠途拿太多物品不方便,提前把蘇媽媽給蘇媚準備的物品都打包好,讓白爸爸寄到錦言辦公室了。創業初期,錦言也不太回縣城,只是不放心蘇媚,所以放自己幾天假期回一趟家里。

  錦言和同學合開的小公司規模不大,不過平時哪怕節假日也是有同事值班的。東西寄那里最好不過。錦言的辦公地址離蘇媚學校就半小時路程,這些蘇媚并不知道。

  因為物品提前打包寄出,所以兩個人坐車的時候相當輕便。蘇媚就一些換洗衣服放在密碼箱里,還有一個小背包。由于暈車,坐車前還跑藥店買了暈車藥吃下。

  看著窗外的景物一點點閃過,從熟悉的慢慢變成陌生的。蘇媚心里有無限的惆悵和迷茫。她不知道未來等待她的會是什么?只覺得熟悉的一切將離她遠去,迎接她的將是陌生的,未知的生活。五個小時的路程,還是挺難熬的,第一次踏上遠途,蘇媚也不知道該做什么,就這么望著窗外發呆。

  “媚,要不要睡一覺?”坐邊上的錦言放好隨身攜帶的物品,看蘇媚發愣,好心的詢問。蘇媚覺得這主意不錯。自己現在只想睡一覺,什么都不去想了。

  “好,到了你喊我。”睡夢中感覺有人給自己蓋了東西,因為車內還開著冷空調,有點冷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蘇媚只聽到有說話聲音,醒來發現自己的頭整個靠著錦言懷里,而說話的是同車的乘客,好像是在說過江了之類的話。蘇媚不由的看向窗外,哇,夜幕下的大江上面,全是閃爍著的燈光,車子從大橋上開過,橋的兩邊都是燈光。再往后望去,遠遠的一片亮閃閃的,美極了。蘇媚只顧驚嘆的看著車窗外,哪里還記得自己剛才是從錦言懷里醒來的事實。哇,大橋真的很美,大江顯得特別寬廣,就是夜空中沒有星星,只有白色的云朵和彎彎的月亮。

  “累不累?肚子餓嗎?過了橋,再開十幾分鐘就到車站了。”錦言特別溫柔有磁性的嗓音,讓蘇媚突然覺得有些別扭。她隱約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,又說不上哪里不對。

  “還好。車站離學校遠嗎?”蘇媚覺得自己想多了,應該輕松一點,可能自己第一次出遠門太緊張了。

  “蠻遠的。晚上我們先住附近的賓館,我帶你逛逛,熟悉一下環境。”錦言也覺得自己似乎太放松了,他不想嚇到蘇媚。他自己也還沒有理清楚頭緒,一切都太早了。橫在她們之間的又豈是單純的愛與不愛。

  “好,我想吃點東西,有點餓了。”蘇媚不好意思的笑,那樣子有點可愛,又有點滑稽。

  “你想吃什么都行。”錦言許是被感染了,也難得俏皮一回。

  東西放到賓館,兩個人就出去逛街了。車站離市區很近,打的士只要十幾分鐘就到了。錦言帶蘇媚去了一家西式餐廳,兩個人點了牛排和一些吃的,氣氛不錯。不過已經九點了,所以用餐的人很少,基本都是喝咖啡的。三三兩兩的,大多是情侶。

  餓極的蘇媚,可沒太多閑情逸致欣賞環境的優雅別致,只是很認真的吃起來。她就是一個來認真用餐的人。錦言也餓了,所以兩個人都不客氣的忙著消滅盤子里的食物。飯后,他們才有心思去看街上的風景。因為餐廳離市區有名的景點就幾分鐘路,錦言帶著蘇媚就一路慢慢散步。

  沒見過大城市的蘇媚,覺得這里真的很美,景區的湖水很平靜,遠處的山上還閃耀著光。步行街上人來人往,即使已經快十點鐘了,還是有很多年輕人在漫步。情侶和學生居多。

  “這里風景真好,難怪大家都喜歡到省會讀書。”蘇媚有些小天真的說。

  “你畢業后,要留在這里工作嗎?”錦言問的問題挺實際的,他是肯定要留下來的,在他創業時就想清楚了。

  “看情況吧,我媽想讓我回夢城做幼師,離家方便。或者是在縣城找個幼教的工作。”蘇媽媽并不認為女孩子需要賺太多錢,找個穩妥的人結婚是最好的,而且自然是希望大女兒能留著身邊。

  “你自己呢?”錦言倒是能想的出蘇媽媽為什么這么想,但主要還是看蘇媚自己。

  “我想縣城吧,夢城就算了。我不太喜歡那里。如果在a  城能有合適的工作,我自然是想留下來的,我其實有個小心愿,想繼續讀本科。”蘇媚是第一次跟自己以外的人說這件事。讀本科是自己的小小心愿,她還是想努力看看的。不管將來如何,她在心里還是希望自己能和錦言是一樣的。有些話不能說,有些心思不能有,她只是偷偷的罷了。何況,她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,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意。

  “有想法很好。我支持你!你也可以留在a  城,這邊的幼兒園也是可以進去的。”錦言很喜歡蘇媚這樣不服輸的韌性,好像渾身充滿了力量。

  “嗯,到時候不懂就問你,你可要幫我啊?”蘇媚耍賴的本事第一次跟錦言用上,畢竟在這里自己只跟他認識,不賴他賴誰?

  “沒問題。”錦言摸了摸蘇媚的頭,覺得這丫頭難得調皮一回,平時在自己面前都是規規矩矩老老實實的。

  “鈴鈴鈴……”電話響了。蘇媚忙掏出手機,這個點肯定不會是蘇媽媽,因為自己在車站就打過一次了。

  “喂,哪位?”蘇媚不認識這個號碼,又怕是什么要緊電話。

  ?“是我呀,這是我a  城的新手機號碼。你存一下啊。你到a  城了吧?”原來是潘城,這家伙不是明天才到a  城嗎?怎么號碼都買好了?

  “潘城,你不是還在縣城嗎?”蘇媚覺得很奇怪。

  “我爸爸給我買的號碼,我今天換了新手機,先打一個試試看。”潘城胡說八道一通,他可不想讓蘇媚知道,自己純粹就是想她了。也是不放心她,想來想去,還是忍不住打個電話確定一下。

  “哦,我老早到了,都逛一大圈了。那沒什么事,我掛了啊。”蘇媚辦理的是全球通,接聽都是免費,不管哪個城市都接聽免費。

  “好,你早點休息哈。”潘城心滿意足的掛了,也不敢多廢話,怕耽誤蘇媚休息。

  “巧云打的?”錦言分明聽到蘇媚說潘城,他覺得這個男孩子對蘇媚肯定不懷好意。

  ?“是潘城,問我到了沒有。你上次在肯德基見過的。”蘇媚也覺得潘城對自己似乎有些不同,又沒有證據,只是猜測。

  “他在哪個學校?”錦言似乎隨口一問。

  ?“音樂學院,也挺遠的。”蘇媚覺得這邊的學校好是好,多是多,但真的一個個都超級遠。

  ?“那是挺遠的。你累了嗎?我們回去吧?”錦言不想蘇媚談太多關于潘城的話題,準備回賓館休息。而且這個點,也確實該回去休息了。

  “好!”回去的路上也是打的士,賓館和吃飯都是錦言付錢。蘇媚覺得不太好意思,雖然是長輩,但是也都是學生,可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開口。

  “那個,今天大概用了多少錢?我一會給你。”蘇媚說完就后悔了,可是又覺得不說不行,自己不喜歡白吃白喝。之前經常住錦言家,是因為爸爸媽媽的原因,自己那會小,也沒多想經濟上的問題。蘇媽媽也是經常托人給錦言家帶各種海產品什么的。可是,在a  城,錦言和自己都是學生,這可就談不上什么輩分關照了,年齡也差不多,怎么能每次都讓錦言付錢。

  “明天去你學校,你請我吃飯吧。”錦言輕飄飄的說,聽不出情緒。

  “那……,好吧!”蘇媚也不好多說什么。

  回了賓館,錦言只交代了讓她把房間門落鎖,便回自己房間了。其他的倒是相安無事,蘇媚回自己房間也洗洗睡了。

  第二天,蘇媚是被手機鬧鐘叫醒的,一夜睡的挺香甜。收拾好之后,就給錦言發了個短信,問他起來沒有?

  過一會,就聽到敲門聲,是錦言。手里還拿著早點,都是蘇媚愛吃的,有白粥,油條,還有菜包子。

  “給你買的早點。”錦言進了房間,把吃的放桌子上,自己坐在了邊上的靠背椅子上。蘇媚笑的眼都彎了,哈哈,這感覺太幸福了。

  ?“謝謝!你吃了嗎?”蘇媚坐在錦言邊上,開始吃起來。

  “吃過了。你慢慢吃,我們下午去報到也來得及。”錦言昨晚睡的不是特別好,他一直在想一些事情。

  “好,都聽你安排。”蘇媚津津有味的吃著。

  從車站附近坐公交車去錦言辦公的寫字樓,拿了物品,兩個人又打了的士去學校。這會都已經快中午11點半了,蘇媚覺得東西太多,先報到放宿舍再去吃飯比較合理。錦言也覺得這樣安排不錯。

  學校還蠻大的,一路問了幾個同學,順利報到。而宿舍里只有兩個女同學,大家互相認識了一下,蘇媚大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鋪,把家里帶的床上用品鋪好理好,再把一些個人用品拿出來整理好。想想還缺臉盆衣架啥的,準備吃了飯再找超市買。

  錦言不方便進女生宿舍,就在宿舍邊上的校園轉了轉,讓蘇媚弄好打電話給自己。雖然東西不多,蘇媚這么一整理,也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。錦言也是好興致的逛了起來,大約把學校里的幾個教學樓,宿舍等一些具體布局都摸清了。

  “錦言,我好了。”蘇媚熱的不得了,宿舍里還是有些悶熱的,又干活過了,這會頭上有些冒汗。

  “我過來,你到你們宿舍樓下等我一會。”

  “好。”蘇媚覺得心里有種甜蜜的感覺,不由的在心里傻笑起來。

  錦言看蘇媚一身油膩的感覺,覺得好笑極了。于是好笑的問:“怎么一會功夫,你就變成小青菜了。”

  “什么青菜不青菜的,我都熱死了,趕緊找地方吃飯。”蘇媚又熱又餓,忙不迭的拉著錦言往校門口走。可能太著急了,也沒發現有什么不對,直到過路的同學投來好奇的眼光,蘇媚才發現異樣。

  錦言心里可是樂的很,只是臉上表現的若無其事。蘇媚覺得自己糗大了,兩個人這么挨著,自己還拉著錦言衣袖,怎么看都像是情侶會做的事。心里有些懊惱自己的沖動,錦言會怎么想自己呢,太隨便了。何況,她們是隔著輩分的,這是萬萬不能的,也是不可以的。蘇媚越想越沮喪,心里苦惱不已。手也不直覺的松開,變得恭恭敬敬起來,似乎又變回了以前那個規規矩矩老老實實的自己。

  看她突然松開,一臉的悲憤,錦言反倒握住了蘇媚的手。天吶,她們這是牽手了嗎?

  “你,你,你……”蘇媚結結巴巴的你了半天,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懵了。

  “再不快點走,都可以直接吃晚飯了。”錦言似乎有些確定了自己的心意,他覺得自己應該主動勇敢一些。如果有什么困難,也應該由自己擋在前面。

  ?“哦。”原來他是這個意思才牽自己手啊,沒有別的意思,是自己想太多了。

  當然,這次是蘇媚請客,她可是一點完餐就付錢,生怕錦言又掏錢包。那樣子,把錦言都逗笑了。平時沉默寡言,表情清冷的錦言,好像只有在蘇媚面前才會有比較明顯的喜怒哀樂。

  飯后兩個人又在附近逛了逛,學校邊上美食城和一些小商品城比較多,也比較熱鬧。蘇媚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,好不興奮。錦言也把學校的一些情況和蘇媚交代了下,還有一些注意事項都講了。蘇媚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不安情緒,這會完全是融入了這里的環境。她還覺得自己應該找一份兼職,等學校課表下來,自己就找工作。上學之余,賺錢養活自己,是蘇媚最大的努力方向了。

  這兩年蘇爸爸身體差了很多,體力明顯跟不上,船隊也沒有擴張。蘇媽媽怕他萬一有個好歹,死活要蘇爸爸減少出海次數,收入自然也沒有變多。不過這個收入在夢城還過得去,可到了縣城以外,那就沒法說了。蘇樂開支和蘇媚兩個人學費,生活費,各方面的開支,可是一筆不小的固定支出。蘇爸爸和蘇媽媽總歸年紀大了,家里全靠蘇爸爸一個人賺錢養家。雖然暫時沒有太大壓力,還過得去,可這么多年下來,家里也沒存下什么錢,只不過夠吃夠用罷了。父母年紀大了,總要留點錢養老的。農村里面沒有社保,醫保也不普及,萬一生病只能全部自費。

  蘇媚知道家里沒有男丁,自己有責任和義務去承擔父母的養老。目前唯一能做的,就是養活自己,讓父母少負擔一些。

  錦言雖然自己創業辛苦,但是小舅公和舅婆一直做生意也存了一些積蓄,而且縣城有了房子,還是足夠兩個人養老的。錦言基本上不用太擔心父母的養老問題,自己又有能力,大二就開始創業了,一切都朝好的方向發展。

  蘇媚不一樣,她不是讀書的料,臉皮又薄,畢業后除了做老師,她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么?以她的了解,幼師工資并不高,只是穩定而已。

  “你說我去賣東西怎么樣?”蘇媚看向小商品店,那些店員和自己差不多年紀,應該也都是剛畢業的學生。

  “你想找兼職?”錦言敏銳的捕捉到蘇媚的變化,他似乎猜到蘇媚的心思。

  “嗯,我想自己賺點錢。”她不想做無用的人,能進大學,已經是自己最好的禮物了。她想努力看看,做些學習以外的事情。

  “當然可以。不過,你要先去找找看有沒有招聘信息。”錦言并不想阻止,他喜歡蘇媚努力認真的樣子。

  “要去哪里找?”蘇媚一點經驗都沒有,一臉的茫然。

  “你先不著急,我回去幫你看看,到時候有合適的信息,我QQ  上發給你。”錦言很自然的牽著蘇媚的手,繼續逛起來。

  在美食城吃了晚飯,錦言送蘇媚回學校,自己就回公司了。他在寫字樓附近租了一個公寓,平時上班還是比較方便的。因為大三和大四他基本上都是在辦公,學校的課程不是很多,所以住這邊的時間比較多。

  就這樣,一周順利度過,宿舍一共六個人,大家很快熟絡了。蘇媚在班里也認識了幾個比較聊的來的同學,生活有滋有味的很。而且蘇媚發現,學校食堂的飯菜特別便宜,特別好吃,她都怕自己胖了。說的蘇媽媽高興壞了,她就怕女兒瘦了,在外面吃不好。這會完全放心了,最主要是錦言離蘇媚學校近,能照顧一下。其實蘇媽媽還是有私心的,雖然錦言輩分上是小表叔,其實完全沒有血緣關系,小舅公和蘇媚奶奶也不是親姐弟。老一輩的族譜都是旁系親屬里面代養,借姓啥的。比如:某個姓氏有兩個兒子,可是其中一個沒有生兒子,只生了女兒,那族譜就斷了。要么讓兄弟家的過一個孩子跟這房,可以不用養,但是族譜要寫在你這房名下。有的沒有兩兄弟,就堂兄弟,表兄弟。也有的就老婆那邊的兄弟家抱養過來等等,反正挺復雜的。

  話說,蘇媚奶奶家里兄弟姐妹好幾個,但是堂兄弟家沒有男孩,本來要白奶奶家的弟弟過去的,可是呢,堂兄弟家的女方覺得還是自己娘家那邊抱一個好。畢竟自己從小養大的才好,不想只記個姓。那白奶奶的父母自然是高興的。可是沒幾年,那堂兄弟家兩口子相繼就沒了,早年外出打工染了病還是什么的,反正也說不清。后面這白爸爸不就沒人管了嘛,當初那家也不想再要回去養,實在孩子多。白奶奶的父母覺得自己是家族里的老大哥,必須承擔起來,就給收養了。雖然都姓白,可族譜上還是屬于堂兄弟那邊的名下。因為這是長一輩人都知曉的,蘇媽媽覺得不打緊。而且她家里沒個男丁,看錦言這孩子不錯,就有了私心。蘇爸爸只是不說,心里也還是默許的。至于白爸爸那邊,倒是有點顧慮,談不上同意不同意,看錦言自己意思。白媽媽自然不急,她兒子足夠優秀,不過只要孩子自己愿意,她都支持。

  ??

  當然,蘇媚可不清楚父母的小心思。她只是覺得自己不該有這些亂七八糟的心思,輩分在那擺著,何況,錦言這么優秀,自己算什么情況。不得不說,小女生的心思,是復雜多變,謹慎含蓄的。蘇媚在情感上一片空白,她又是膽小保守的性格,上學期間,哪里允許自己有什么壞心思。就算不小心有,也把那欲念給壓下去。

  已經開學一個月了,為了自己不胡思亂想,她報了好幾個社團,每天努力學習,從不落下一節課,認真的不得了。寢室里的小娟每次都嘖嘖稱贊,說蘇媚是全宿舍最老實的學生。不僅上課不遲到不曠課,還從不請假。

  錦言也進入了忙碌工作狀態,他給蘇媚看了幾家比較好的兼職,不過因為蘇媚還是大一新生,很多單位還不太敢招收。錦言又怕她真的去小店做店員,就一直在看招聘。倒是蘇媚有些心急,讓同學幫忙打聽,后面找了一家做護膚品的公司,專門在各大學校門口發傳單。雖然有些難為情,不過蘇媚和其他同學一起做,大家習慣了也就沒什么不好意思了。何況這樣可以每周結算一次,一個小時5塊錢,周末有7塊一個小時。

  每天時間不定,比較自由。大部分都是午休和晚修時間,同學們放學的時候人流量最多,一些大二大三的女生還是很感興趣的。大部分的活動都是進店免費化妝,買東西送禮品,免費修眉什么的。女孩子嘛,都愛美,所以一個小時下來,傳單發發還是很快的。只要固定的傳單發完就可以完工了,不一定要站夠一個小時。

  一個星期下來,蘇媚也有一百塊錢收入。有時候也要換換地方,比如這個周末就要到別的校區去發傳單。因為這家公司有很多門店,基本都會連鎖店,開在各大校園附近。所以只要接到通知,蘇媚都參加,遠的也去。

  這天她和其中兩個女同學被安排在a  城的K  大,就是錦言她們學校的東大門。也是覺得不會碰到錦言,蘇媚就大著膽子發,反正都不認識,邊發邊介紹,口齒伶俐。還別說,蘇媚覺得自己還蠻有做推銷天分的。可是,天有不測風云。她還是碰到了錦言,當然,他身邊站著一位氣質美女,不用想,就是之前去縣城一起采風的女生喬恩。兩個人有說有笑的,只是往東門的左邊進,蘇媚在右邊發傳單。蘇媚看她們親親熱熱的有說有笑,好不開心的樣子,心里有些酸。不過她又慶幸錦言沒發現自己,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解釋她在這里發傳單。萬一蘇媽媽知道了,后果很嚴重。

  側了側身,看她們進去校園老遠,蘇媚才松了口氣。抓緊發傳單,想趕緊結束手上的宣傳頁。

  其實錦言一下車就發現蘇媚了,她那聲音,他大老遠就聽到,心里很心疼她。曾經那么害羞膽小的女孩,居然敢大聲介紹,而且還完全沉浸其中。他一面為她的轉變開心,一面又替她擔憂。怕她太好強,累了不知道休息,而且一個女孩子拋頭露面的,總歸讓人不放心。這也是自己遲遲沒有介紹兼職的原因,想不到她已經自己找好了。

  因為學校還是重要的講座要參加,錦言才沒上去打招呼,也是怕蘇媚有顧慮吧。這也讓錦言堅定自己要更加努力工作的決心。不管多難,他都要把公司做起來。

  好容易已經一點鐘了,蘇媚也發完了,她怕錦言出來碰到,就跟負責鄧組長說自己今天還有事,晚上就不繼續了。和同來的同學說明道別,然后自己一個人就瞎轉悠。這里可是錦言的學校,a  城最好的大學,自己難得來一次,不逛逛也可惜的。只是沒膽進學校,就附近的美食街閑逛。然后又接了一個潘城的電話。這家伙每天一個電話,蘇媚也見怪不怪了。每次都是吃飯了嗎?今天都忙些什么?周末有休息嗎?約了蘇媚兩次,蘇媚都說自己要兼職沒時間給回絕了。也是從巧云那邊確定了屬實,潘城也不好怎么樣,只是這每天電話雷打不動的如約而至。

  因為音樂學院在a  城最西面,到市區要兩個小時,到蘇媚學校要將近三個小時,這打個來回起碼5個多小時。何況潘城剛進校,很多事宜要忙,他可不像蘇媚學校這么簡單,每天上課打卡,偶爾參加社團活動就可以了。他們學校三天兩頭要匯演,而且都是一些市級,省級,國際型的活動和交流會,比賽什么的。哪怕是大一新生,也沒的閑,除非你真的胸無大志,只想混吃等死,但妨有點腦子的,都不會錯過任何個人展示機會。傲嬌自信的潘城,自然不會例外。

  他也是篤定蘇媚沒時間談戀愛,不會被別人拐走,才能忍著思念這么久沒去看她。根據陳曉的可靠消息,蘇媚每周六傍晚都會去網吧上一小時QQ  ,和群里的同學們敘敘舊,有時候也會互相視頻聊天。潘城在知道這個好消息后,厚臉皮的進了三班的班群。所以他一點不擔心蘇媚會脫離自己的掌控,但是每天的例行電話是不會少的。潘城想等十一假期,就來看蘇媚,據說她會兼職,不打算回夢城。

  事實上,蘇媚也確實如此打算。只是,有時候計劃趕不上變化。

  “你在哪里?”是錦言電話,好像已經打了好幾個了,因為和潘城通話中,所以一直占線狀態。聽聲音,錦言有些焦急。

  ?“在……”完了,要不要說自己在他學校附近啊?蘇媚拿不定主意,因為下午后面都沒事情,自己一個人瞎轉悠也轉的差不多了。這會都四點多了,再逛下去腿要報廢了。

  ?“我來你學校找你吧?晚上一起吃飯。”錦言還能不知道她那小腦袋在想什么。

  ?“啊?我在你們學校附近,不在東街。”不管了,萬一他真的跑去,豈不是耽誤。所以說蘇媚是老實孩子吧。

  “在我學校?哪個位置嗎?”錦言詭計得逞,繼續裝。

  “就是東門斜對面的美食街。”蘇媚哆哆嗦嗦的,她搞不懂錦言和美女一起,還有時間找自己吃飯嗎?看起來,那個姐姐很漂亮,跟錦言很配呢。

  “我今天剛好在學校聽講座,我馬上過來找你,你到街口的甜甜奶茶門口等我。”講座一結束,錦言說自己還有事,就讓喬恩自己開車回公司。喬恩也不好說什么,只是戀慕的看著錦言遠去的背影。

  他今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盡管他和平時一樣,可自認目前為止最懂他的喬恩,還是細致入微的察覺了他的不同。他今天頻繁的看了太多次手表,講座一結束就跟自己說讓她先開車回辦公室。這不是平時自己認識的錦言。哪怕項目再大,工作上的事再棘手,他也是一貫的清冷。今天的他明顯有些著急和憂慮。但,她卻猜不透。

  ?“你怎么今天跑我們學校來了?看上哪個男生了?”錦言開玩笑的說,他剛才在東門口沒看到蘇媚,心里多著急。問了另外一個同學,才知道她已經提前結束了今天的工作。因為怕她發現自己看到她發傳單,所以才故意說要找她吃飯。又故意激她才這么說的。

  “什么看上誰了,我可是第一次來這邊。我只是想看看你們學校嘛,看看傳說中的名校長什么樣。”蘇媚覺得自己太聰明了,說的頭頭是道,越來越佩服自己口才了得。不由的小得意。

  “那我這個向導可得好好帶你參觀參觀了。”錦言拉著蘇媚就往東門走。兩個人在校園逛了一大圈,實在太大了,蘇媚本來就走了很多路,有些吃不消逛。

  ?“我累了,走不動啦。”看到有凳子,蘇媚就坐了上去,她覺得自己快渴死了。

  “你坐這等我一下。”錦言離開了有二十分鐘,然后就看到他騎著自行車過來,車兜里還有一袋吃的,有水和面包,還有一些火腿腸。

  “先吃點墊墊肚子,逛完一圈,我們再去吃飯。”錦言打開瓶蓋,遞了水給蘇媚。

  “謝謝!”蘇媚這會又有力氣了,休息了二十分鐘,總算活回來了。從小在夢城長大的蘇媚,童年可是山上跑,海里游,體力好的很。

  坐在自行車后面,兩個人慢悠悠的欣賞校園風景,還有錦言溫和有磁性的聲音,一邊介紹校園一邊講一些典故,感覺特別棒!這家伙不愧是高材生,介紹起來思路清晰,而且還不枯燥。

  晚飯自然是學校附近比較有名氣的店,她們去的算早,所以找了個樓上的靠窗位置。只是畢竟學校附近,碰上熟人是難免的。

  “錦言,你女朋友?”一個高個子男生走了過來,蘇媚一臉的懵,畢竟被誤會是女朋友,也不是第一次。開學報到就感受過,只是這么大庭廣眾之下被人直接說出來,還是第一回。蘇媚有點尷尬。

  ?“凱,你也在這邊吃飯?”錦言不答反問,看不出情緒。

  “和同學一起。”劉凱心照不宣,也沒有再問。他和錦言是室友,平時關系不錯。只是大家都在外面實習,平時碰面機會不多。今天也是因為李教授的講座,所以和同專業的兩位同學一起吃飯。下午看錦言和喬恩在一起,還以為她們兩個是一對,看樣子傳言總歸是傳言,不可信,不可信啊。

  劉凱朝另外一邊那桌看去,揮了下手,有兩個同學也往這邊看過來。錦言揮手,表示打招呼。

  ?“我過去了啊,不打擾二位用餐。錦言,改天一起吃飯啊”劉凱說著還拍了一下錦言肩膀,一副你懂的樣子。

  “好,改天約。”錦言若無其事的回著話,然后開始看菜單點菜。點了一些餐廳特色菜,還有蘇媚愛喝的椰汁。他還能不知道劉凱的意思。被人抓了把柄,請吃飯賄賂一下是免不了的。他還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心思,何況現在也還不是時候。劉凱不至于去說,不過另外兩個室友知道的話,自己免不得要經常被她們排遣。原來她們都相信傳言,三天兩頭調侃自己,他是無所謂,不過每天面不改色,大家也就無趣了。

  不過這次不一樣,自己跟喬恩是真的沒什么,可蘇媚在自己心里不同,所以他多少還是在意的。能少一事就一事,這也是他為什么沒有否定的原因,因為他并不覺得劉凱說錯什么。所以也甘愿被他揩油。

  “媚,還有沒有要吃的?”錦言怕蘇媚拘謹,每次吃飯她都替自己省,不讓點太多菜。

  “夠了,太多吃不完。”蘇媚每次和錦言吃飯都秒變豬,再這么下去,自己要胖死了。

  ?“一會我們去逛商場,看個電影,這部電影剛出來就票房很高。你不多吃點,一會逛逛又餓了。”錦言開玩笑的說。他好像心情還不錯的樣子。蘇媚被他說的好笑又好氣。

  ?“再吃下去,我胖了你負責減肥啊。”蘇媚說完又覺得自己這話不對,可又收不回來了。錦言淡笑不語,輕敲了下蘇媚的腦門。

  ?“想的真多。”好在菜上來了,兩個人其樂融融的吃著。這家餐廳的菜確實好吃,味道很不錯。難怪這么多人排隊,蘇媚覺得這里真的環境也很好。

  ?“錦言,我們走了,改天敘。”劉凱和另外兩個同學已經吃好了,過來打了個招呼。臨走時還多看了蘇媚幾眼,然后一臉趣味的沖錦言挑眉就走了。蘇媚是沒發現什么異樣,錦言可不,他還能不知道劉凱什么意思。不過他可不會表現出來,點了點頭就完事了。

  ????

  ????

  ????

  ????

  ?????

  ????

  ?????



  ------題外話------

  歡迎大家留言,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。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49/49892/49879285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