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超時空垃圾站 >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麻木了

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麻木了


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真的是中華古果,看來我沒認錯。”蘇璟笑道,他之前也是查過資料的,只是不太確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蘇璟沒心沒肺的樣子,葉博和周喜閑都忍不住想要掐死他,你小子知不知道自己拿出來的這植物,有多驚世駭俗啊?當然,他們同時也是激動的。因為這株中華古果,實在太有價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華古果,45億年前盛開在中國遼西地區的“世界最早的花”,在古生物界、在考古界,都是一個傳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中華古果化石,是孫革與季強等人于2000年在遼西凌源地區發現的。科學家將這一現已滅絕的古老的被子植物類群,確立為早期被子植物的新科——“古果科”。研究表明,中華古果很可能就是現今世界上所有花果和谷物的祖先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重大發現是全球被子植物起源與早期演化研究的新突破。2002年5月7日出版的美國《科學》雜志,以封面文章的重要位置,刊登了這項成果的領銜科學家、吉林大學孫革教授和中國地質學院季強研究員等人的論文。

        中華古果這種被子植物的形態特征較之它的時代更為令人驚奇,按植物學界傳統理論,被子植物是從類似于現生木蘭植物的一類灌木演化而來的,然而,中華古果卻是一種小的、細嫩的水生植物,更像是草本植物。

        2003年8月,另一組國際研究團隊在《植物學新趨勢》期刊發表了對中華古果的另一種可能解釋,其中認為中華古果非常有可能是完全浸在水中生長。此外,使用不同的分類特征分析所獲得系譜,中華古果在系譜中的位置卻變得模棱兩可,并不如第一組研究團隊所認為是在開花植物系譜的基礎,因此他們不禁的問:“中華古果,是開花植物的祖先,或只是一種特化的早期開花植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據科技日報報道,美國《發現》雜志以“最早的花香味”為題介紹該成果時說,達爾文因被子植物,亦稱有花植物突然在白堊紀中晚期(距今約1億年至6500萬年)大量出現、又找不到它們的祖先類群及早期演化的線索而困惑不解,稱之為“討厭之謎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,不再是化石,而是有這么一棵活生生的中華古果擺在眼前,一切都截然不同了,“討厭之謎”很可能就此解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類的起源,物種的起源,一直是我們在研究的話題,因為這關系著人類和物種的進化,關系著人類的未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有了這活生生的中華古果,就不用再只是根據化石來猜測了,可能很多不解之謎,都將解開。”葉博激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對考古方面,應該也有很大幫助。”周喜閑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這話什么意思,這明明是古生物,肯定該讓我帶回古生物研究生,你就別瞎摻合了。”葉博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可是關系到一億年前的上古環境,考古考古,當然跟我很大關系。”周喜閑瞪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不小心,兩人又吵起來了,讓蘇璟和幾個助手,都很是無奈。不過也知道,他們斗嘴歸斗嘴,但一般不會鬧出啥事情。其實,幾個助手也很是激動,能夠見證一棵一億多年前的生物,這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?這個消息傳出去,必然轟動全國,轟動世界,因為這可是世界性的突破,也是一個奇跡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終,蘇璟看他們爭來爭去看不下去,又拿出了一棵中華古果,一人一棵,他們才停止了爭吵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他們爭搶蜘蛛化石,蘇璟是以拍賣的形式賣給他們,這次卻是免費送給他們研究,因為這點錢,蘇璟現在已經不太在意,開價太高,他們也買不起。他更在意的是,能夠研究出點什么,給地球帶來很多好的轟動和影響,獲取回收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璟,你究竟從哪得到那么多滅絕動物,還有這中華古果,按理來講,它不可能還存活著啊。”葉博忍不住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沒有什么不可能的,世界之大無奇不有,事實擺在眼前,你還不信嗎?除了這株之外,還有幾棵其他植物,你們要不要也看看。”蘇璟說著,故意岔開話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有?”葉博和周喜閑都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蘇璟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然要看,快拿出來。”二老和幾個助手都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璟又進了一趟屋里,這次一次性搬了幾棵植物出來,都是種在花盆中的小植物。它們的形狀,都很是特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這不是……”一個青年指著其中一棵植物,似乎想起了什么,但是一下子叫不出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日月潭羊耳蒜!”另一個青年一聲輕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葉博露出驚異之色,盯著看了片刻,點頭說道,“小烏你沒看錯,這確實是日月潭羊耳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見,被他們稱之為日月潭羊耳蒜的植物,假球莖卵形,葉為線形或線狀披針形,長16-30厘米,僅1-5厘米寬。總狀花序頂生,上萼片及花瓣線形,長約九公厘,唇瓣卵狀橢圓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日月潭羊耳蒜是什么?”周喜閑疑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這個你就不知道了吧。”葉博笑了笑,解釋道,“這是臺灣特有種,僅分布于南投日月潭地區的拉魯島,海拔約750m左右。在明潭水庫建設后其棲地遭受嚴重破壞,目前已超過70年未有后續發現紀錄,很可能已完全絕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說,又是一種滅絕物種,虧你們說的這么輕松,好像稀疏平常一樣。”周喜閑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博和剛剛認出來的那個青年,都是愣了愣,對啊這可是滅絕物種,雖然只是滅絕了七十年,可好歹是滅絕物種,多么珍稀啊,可是自己竟然好淡定,好像沒有啥好驚奇的,看來今天是看了太多的滅絕物種,都已經有點麻木了,要怪只能怪蘇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也不多想,仔細觀察另外幾棵植物,仔細觀察起來,一眼看去的話,沒有一棵認得的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2/2311/3786158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