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超時空垃圾站 > 第九百二十章 超級鏡子

第九百二十章 超級鏡子


        蘇璟精神力凝聚在殘破的銅鏡上,同時注入真氣。過了片刻,銅鏡微微一震,表面景象浮動,一眼看去,蘇璟還以為是自己的影子,不過仔細一看,發現并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鏡子里面,是一個跟自己目前狀態完全不同的自己的影像,只見自己正在整理垃圾,仿佛在播放電影一樣。當然,因為殘破的關系,看起來東缺一塊西缺一塊,看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璟仔細觀察了片刻,不由突然眼睛一瞪,露出了驚訝之色。他不太敢確定,正要繼續觀察,但就在這時候,自身真氣消耗過度,鏡子上面的影像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璟所修煉的,是屬于《搜神記》時空的春葉訣,那本來是治療的功法,雖然蘇璟借此修煉出了一些真氣,但是實在太弱了。之前使用的舍利、畫皮消耗的真氣都很少,倒是還能支撐,可是這鏡子不知道因為殘破的關系,還是本來就這樣,特別消耗真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璟進入生態空間,在“三株樹”旁邊修煉了一陣子,讓自身真氣恢復到巔峰狀態。然后,再次往銅鏡上面,注入真氣。這一次,看到的不是自己收拾垃圾的畫面,而是生態空間內的畫面,但過了片刻,便出現了自己,自己突然出現在了生態空間之內,然后坐在三株樹下面修煉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下,蘇璟能夠完全確定了,這個銅鏡,竟然能夠看到所在位置已經發生過的事情,而且注入的真氣越多,能夠看到越早,注入一點點,就只能看到前一秒。這應該是仙葫時空的符器或者法器了,在仙葫時空,這種東西算不上什么珍貴的寶貝,破碎的更加沒價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鏡子,在我看來相當了不起啊,可惜我真氣太弱,目前最多只能看到之前十幾秒的畫面,這樣沒有多大意義,若是能看到一天前的,甚至更久前的,那可就牛逼了。”蘇璟心里想著,不過暫時只能心里想想了。他想要修煉真氣,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,就算沒有這鏡子,真氣強一些也對身體有莫大好處啊。可惜春葉訣根本不是真正修煉真氣的法訣,能夠靠它修煉出一絲碧木真氣,已經不錯了,想要進一步成長,則千難萬難了。除非,能夠得到真正修煉真氣的法訣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璟將銅鏡收入了儲物袋,都進來了生態空間,他便順便看看那些吃過昆蟲的老鼠,一眼掃過去,不由愣了愣。之前老鼠們吃了各種蟲子之后,都沒有任何反應,原本蘇璟已經差不多放棄了。可是,現在有一只老鼠,出現了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變得相當奇怪,嘴里吐著舌頭,發出嘶嘶的聲音,這根本不該是老鼠發出的聲音。而且,它竟然不像普通老鼠一樣四只腳爬,而是縮著四只腳,腹部貼在地上,好像蛇一樣蜿蜒前進。更加奇怪的是,它的毛皮,竟然變得松松垮垮的,看起來仿佛要蛻皮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會是?那種蟲子有毒?”蘇璟想著,每只老鼠都做了記號,他知道這只老鼠吃的是一種紅色的小蛇狀的蟲子,因為這種蟲子沒有一只死的,便喂了一只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璟等待了一會兒,看那只老鼠反應。只見,老鼠蜿蜒前進了一陣子,突然不動了。正當蘇璟以為它死了的時候,突然它頭皮裂開了,然后一個紅色的東西,從里面鉆出來,仔細一看,竟然是一個紅色的蛇頭。這條紅色的蛇緩緩爬了出來,老鼠卻只剩下一層皮,肉、內臟、透露等等,統統沒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幕,讓蘇璟不由有些毛骨悚然,對紅色小蛇以及從老鼠體內鉆出來的大蛇,都忌憚到了極致。蘇璟根本不敢再靠近它們,只遠遠地便動用精神力,將它們裝進玻璃缸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之前好像漏了一點,只是把這些蟲子,當材料來實驗。事實上,它們之中,很可能有蠱,這極小的紅色蛇,可能就是一種蠱。”蘇璟忽然想起來,仙葫時空是有蠱蟲的存在的。無疑,蠱蟲是比較可怕的,它們可能乍看不強,甚至很弱小,然而它們防不勝防,詭異莫測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蘇璟也明白,這種可怕的東西,用得好就是寶貝了。所以,對它們警惕的同時,并不會直接將它們滅殺掉,準備好好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!之前沒注意到,這棵花朵,竟然這么快就完好了。”蘇璟忽然注意到,那朵巨大的花朵,無論是四周擴散開來的葉子,還是中心的花瓣,都完好完整了。剛掉落下來的時候,可是有許多葉子、花瓣都受到了損傷,有的葉子還近乎斷成了兩截。這才沒幾天時間,這朵花便完好如初,一點都看不出受過損傷的樣子,生命力恢復力還真是強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蘇璟又仔細觀察了這棵花朵,想著如今已經知道這是仙葫時空的垃圾,或許能分辨出這是什么花朵。然而,左看右看,都沒有頭緒,它看起來似乎只是一朵普通的花。之前,蘇璟也用它斷裂的葉子、花瓣喂過老鼠,并沒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實在沒有頭緒,蘇璟只能暫時放棄了,他出了生態空間,繼續整理垃圾。轉眼又過了幾個小時,沒有翻出看起來特別有價值的垃圾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手機鈴聲響起了,一看是蕭銳打來的,他便接聽了,然而對面傳來的,卻是一個陌生男子聲音:“請問,你是蘇璟蘇先生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?”蘇璟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臺球教練,跟蕭銳是同事。可是今天一天都不見他,連約好的教課都翹掉了,回酒店發現他手機落在床頭,所以覺得很奇怪,他近段時間天天因為長高興奮不已,還老是說起你,知道他跟你關系很好,所以想問問你是否知道他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幾天沒見他了,你最后一次見他是什么時候?”蘇璟眉頭緊緊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早上起來,他已經去了跑步,我就先走了。然后,就再也沒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酒店具體位置發我,我馬上過去。”蘇璟心里忽然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,普通人的預感,不見得有什么意義,但是蘇璟修煉過術字門中之道,他的預感卻可能很有根據的,只是他沒有學到精深,復雜的情況不能直接推斷出前因后果而已。蘇璟當然希望只是自己多想了,但還是要確認一下蕭銳安危的。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2/2311/2944368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