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養鬼為禍(劫天運) > 第五千二百八十七章:子散

第五千二百八十七章:子散


無法之境把混沌子收入其中后,安靜的漂浮在空中,至于原來所有的法則,終于在強大的創世古仙法則面前消停了,法則也有強大和弱小,即便是時間法則也無法掩蓋住創世法則帶來的壓制,所以現在只有無法之境還在那兒,卻沒有其他的法則印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大家明顯還在懼怕這時間法則帶來的副作用而不敢去爭奪混沌子,加上旁邊還有個能夠控制道劫,跟夏瑞澤來一場道劫之戰的青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方現在看起來跟我和夏瑞澤年紀差不多,誰又能想到剛才他不過還是個老態龍鐘,滿臉都是老人斑的老者?我深吸一口氣,感覺到了無盡不可思議的同時,也出口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天,你猜猜我是誰?”對方忽然咧起了笑容,仿佛我在對著鏡子發笑一般,這一幕顯得無盡的諷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你也是天命之子吧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知道么?而且一直以來,我們打了那么次的照面,我以為我們已經很熟悉了呢,這才多久過去呀,你就不認識我了。”對方呵呵一笑,隨后朝著無法之境走去!

        我瞬間一道飛劍轟過去,對方呵呵一笑,隨后飄逸的退后到了安全地帶:“一天,你還是那么警惕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你到底是誰?”我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圍,道劫直接互相爭鋒,互相的攻擊彼此,卻始終沒有沖入這片區域,夏瑞澤也一臉古怪,這是他發瘋后第一次沒那么瘋狂了,或許也只有眼前這件事才能夠讓他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憑空多了個同齡人,這無論如何都將是改變整個九重天格局的存在,他知道這點,而且也深以為然,至于對我,他覺得還能夠有所認知,可多了一個我的時候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時常叫我的分身黑袍么?如你所見,我就是本尊,你連這個都認不出來么?不過也是,你出道至今,不過區區百余年,見過的天命之子,恐怕十個手指頭都能夠數出來了吧?”對方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氣,咬牙道:“你就是黑袍!黑袍就是你!這怎么可能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太老了對么?老得你都不敢確定是我是吧?那是當然,到底,這確實是有些不可思議,畢竟我們這些天命之子,通常都很短命,或許不是死于斗法,也或許不是戰亂,但死于同樣是天命之子的彼此手中,卻是尋常之極的事情,好比我的分身,不也是死在你手中好幾回了么?”對方淡雅一笑,隨后伸出手來緩緩的摸了摸自己的臉,道:“從今天開始,我就不用再受壽元之苦了,這么多年下來捆縛九重天,那種無力回天之感,怕是要一去不復返了,一天,你做的很好,也不愧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天命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我冷冷一笑,瞳孔卻忍不住一縮,隨后道:“你就是舊天城之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給一個偽天城之主叫成舊天城之主,確實有些刺耳,一天,天城何時淪陷了?”對方忽然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趙玄衣死的那一刻!”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天城從未淪陷,它一直高高在上,統御天下諸仙,如果,趙玄衣不過是個天命之子,你也同樣如此,不過是他死了,你來接替他的位置而已,現在你在之前天城的位置治理天城,感覺如何?是不是有了當年趙玄衣的感覺?”對方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氣,隨后指向了夏瑞澤,道:“別這個也是你弄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對方搖了搖頭,道:“他和你一樣,皆是命運孕育而生的天命之子,天上諸仙,請命運而下,轉世為生靈,影響著九重天的一切,你們都是證道天的一部分,多少沾著指引者道統的一部分,所以,若是按照道統來定的話,就另有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!?”我心中一滯,面色難看極了,我是我母親生的孩子,怎么會是別的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明白?那我就換個法好了,既是,證道天為母,而諸道統為父,道統諸仙引命運而下,這便是各方陣營的命運之子,就好比我,則被歸屬于玉清一脈,這便是彼此唯一的不同之處,而諸方引導的命運之子,多少都會優于其他命運之子,這是命運和影響帶來的結果,當然也有部分無仙認領的,他們沒有命運的指引,大浪淘沙,淹沒或者為其命運所淘汰,就不得而知了,這類命運之子,占據了絕大多數,不過既是命運之子,就是絕好傳承命運的連接之處,就好比你們的父親。”對方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震驚不已,按照這么一,命運之子多無止境了,好比我的父親,也是命運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閣下的意思是,我爹也是命運之子?”夏瑞澤掩嘴一笑,這表情多少也有些看不起夏清平了,畢竟長短百余載過去,我們各自攀登極限,已經距離那讓青燈為伴的夏清平太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現在我對夏清平已經沒有半點的恨意,更沒有任何輕看怠慢的意思,而且不能他平凡無奇,當年他也覓云,到達了自己覺得就是巔峰的地方,只不過最后為自己的貪婪所害,終究妻離子散,落魄下場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最后見夏清平的時候,晚年時帶了兩個弟子,寥寥余生,終究也算是領悟看透了一切,所以我也已經諒解了他,至于夏瑞澤如何看他這位父親,我并不會介意,少年一廂情愿,一往無前,如我這樣的年紀,就再也不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覺得是,他便是了,夏瑞澤,你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呀?這眼睛煞是好看,可否給老夫摸一摸,看看是真是假?”對方笑容滿面,而夏瑞澤更是桀桀一笑,瞬間就到了對方的面前,緊跟著拔劍,出劍,想要一劍將對方滅在瞬間!

        但對方的速度同樣很快,就算夏瑞澤實力強悍,他也仿佛不懼,一只手的手指一夾劍身,另一只手就朝著夏瑞澤的第三只眼睛摸去!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0/1/17532711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