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養鬼為禍(劫天運) > 第五千二百八十八章:改天

第五千二百八十八章:改天


夏瑞澤第三只眼睛猛然一道紫光射出,對方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,手掌一翻,啪的一下手背就打在了夏瑞澤的額頭上:“胡鬧,你這孩子是上清仙尊那一脈的吧?按照輩分,還要叫我師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瑞澤臉色陰沉,但想要拔劍,對方兩根手指就跟鐵鉗一般夾住他的紫劍,這難免讓他拔不出來,當然,夏瑞澤也不是省油的燈,立即把九子脈絡激活到了巔峰,能量排山倒海一樣超越了對方!

        這自稱天城城主的家伙卻悍然不懼,伸出手歸元法一掌就打向了夏瑞澤,并且立即讓夏瑞澤懵了一下,不過九子脈絡是外脈絡,內在根本影響不了他!

        可接下來讓我吃驚的是,這歸元法還有后綴法術,砰的一聲,夏瑞澤的心臟位置,居然直接空了,一枚小小的圓形能量球體出現在夏瑞澤的脈絡核心區域,這讓夏瑞澤瞪目結舌,并且瞬間跪倒在地!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,你知道這熱核怎么來的么?”對方忽然彎下了腰,伸手摸了摸夏瑞澤的后腦勺,緊接著道:“就這么死了的話,那就沒什么意思了,按理,天命之子不應該這么容易死的吧?你看看這滿天的道劫,多么的漂亮?你舍得拋棄它們就這么死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氣,剛才那一手原來我以為對夏瑞澤沒有用的歸元法,居然打出了熱核一樣的攻擊,竟由一個核心開始,不斷的吞噬夏瑞澤心臟位置的身體,所以一下子才會形成如同空心了的景象!

        那按照這樣的局面,夏瑞澤就這么死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會那么輕易!我本能的感覺到夏瑞澤沒有死,因為作為兄弟,我們之間的聯系還在,這足以明他還活著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夏瑞澤看似空明的雙目,忽然間又放出了神采,而他的嘴巴也忽然動了起來:“不愧是真正的天城城主,和我弟弟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,這一招只怕打到誰身上,都沒辦法擋住吧?不過我不知道,你是怎么看出我的眼睛有問題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瑞澤的第三只全眼很快伸出了一只手,把紫劍一把抓在了手中,隨后身體詭異的從第三只眼睛里掙扎出來,最后成了夏瑞澤的樣子,這身體健美的形狀讓在場女仙頗感到刺眼,雖然大家不是沒見過赤身漏體,可女子還是要矜持一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很快夏瑞澤一席紫黑色的袍子加身,就顯出了華貴和霸氣,加上他現在三只眼和詭異的煙熏妝,更是有種桀驁不馴脫俗而出,比我和李破曉這兩個正兒八經的打扮更多了一份妖冶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們還在玩泥巴的時候,我便是天城城主了,你覺得能騙過我么?”對方看向了李破曉,隨后看向了璃玉霜,笑道:“李道長這次改行帶孩子了么?這可和原來的你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黑袍!少廢話,今天你來的目的是什么!”李破曉冷哼道,拉著璃玉霜的小手更緊了,現在璃玉霜變成了十一二歲的模樣,跟李破曉這家伙搭檔起來,果然很是詭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如同你們得到太清仙尊,上清仙尊的指引,我亦得之于玉清仙尊的指引呀,本以為他這一來,不會是什么好事,是要讓我魂歸故里,將一切歸元了……不過結果出乎了我的預料,這件被一天稱之為混沌子的東西,居然是另一種法則,甚至能夠返老還童,讓人回到盛年,這樣看來,玉清仙尊的想法又值得琢磨了,畢竟他有意讓我的壽元重新回到了昨日了,必有他的想法和目的,諸仙以為然否?”這家伙看向了左右,似乎征求除了李破曉外所有人的意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冷冷一笑,道:“壽元回歸,難不成要重掌九重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這九重天重來就不需要誰去重掌,它有自己的法則,有自己應該走的道路,好比凈世,也是它的法則,橫加干預,最后只能被潮流所吞滅,到這,我就不得不你了,一天,即為太司仙,當言不語,眾生聽令,身不動,天地俯首,這才是作為太司仙的職責,而之后當以無情化大愛,太上忘情,這才是治理天道命運的根本,可你這段時間如何?不過是飽腹私欲,以一己執念去引導九重天,處處與我作對,這已經是有悖天道了,可不能再這么繼續下去了。”對方跟我擺起了圣人無情這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嗤的一聲笑起來,道:“滅世凈世,才符合天道輪回?弄不好了就推倒重來就是天道?那背棄的人倫道德,誰又承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過了么?天地不仁,皆有其定數與自我倫常,至于人倫道德,只是你所謂之倫常道德,并非是天道道德,而你的道德,是由你們想象而出,你們定下之倫常道德,你看蚍蜉樹木可有道德倫常?它們并沒有,它們只有生老病死,只有存在和滅亡,天道也一樣,它需要新舊更迭來完成一次蛻變,而并不需要其他的感情在其中,你橫加干預的只是以你一己私念而要妄逆的道,如此以天道來看你,你覺得滅倫常的是誰?天道不是你,你不是天道,妄逆天道終將自取滅亡!”對方駁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我瞠目結舌,連李破曉和夏瑞澤這時候都找不到反駁的話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哈哈……仙家逆天而行,改天易命皆在其中,逆天道是一己私念,卻也是奮力一搏,好歹與否,唯我獨尊,衛道而亡,我亦快哉!”結果我們不出話來,善道卻一副想著狂笑的表情,偏偏聲音又像是普通尋常的復讀,讓大家聽了覺得詭異無比,內容霸道,但出來完全沒這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位是……”黑袍一臉笑容,覺得善道年紀輕輕,居然有這樣的修為和見解,也算是值得相識一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輩,想要知道老夫是誰,老夫倒要先問問你是誰?”善道淡淡的問道,她還是在傳達身體里的師父的意思。


  http://www.oryheq.live/0/1/17532182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ryheq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
3d组选3组选6是什么意思